您的位置:久久首頁> 新聞> 展會會議 >概況

2020年世界獻血者日,董倩獨家對話張文宏、劉忠、王嵐、鄭山根

發布時間: 2020-06-15 14:58:22      來源:網絡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在手機上繼續觀看

什么是自體免疫性肝炎
手機查看

6月13日上午,總臺央視記者探訪獻血車,邀請解放軍總醫院權威專家在線答疑,同時獨家連線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中國醫學科學院輸血研究所副所長劉忠、武漢市血液中心主任王嵐、解放

 6月14日是第17個世界獻血者日。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牽頭組織,白求恩公益基金會主辦,全國百家醫院聯合承辦的大型公益活動"滿血行動派"公益獻血周活動于今13日上午在北京正式啟動。

獻血為什么要無償?

對身體有沒有傷害?

如何保證用血安全?

6月13日上午,總臺央視記者探訪獻血車,邀請解放軍總醫院權威專家在線答疑,同時獨家連線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中國醫學科學院輸血研究所副所長劉忠、武漢市血液中心主任王嵐、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輸血科主任鄭山根,詳解血漿療法如何治療新冠肺炎患者。

連線鄭山根: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輸血科主任。

董倩:我們連線一下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輸血科鄭山根主任。

您的醫院是在武漢對吧,整個疫情期間,你們161輸血科在做什么工作?

鄭山根:您好。我們是中部戰區總醫院輸血科和解放軍武漢血戰,除了我們日常的工作,我們主要是為住院的新冠病人提供血液。

董倩:鄭主任,我在抗疫期間采訪中了解到,與其他疾病相比,新冠病人遇到血液的問題不是那么的明顯,那么你們輸血和采血的工作壓力大不大?

鄭山根:壓力還是比較大的,新冠病人重癥和危重癥比較多,那么包括一些氣管切開的,上愛克莫的,用血量還是比較大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聯系領導,從全軍其他單位調集了充足的血液,保證了病人的應用,這是第一。

第二個呢,我們這個新冠病人恢復期血漿根據國家下達相應的規范以后,我們從二月下旬就做了各種準備,然后就開始采集恢復期血漿,總共采集了兩萬多毫升用于病人。

董倩:您都是通過什么渠道來采集珍貴的恢復期血漿?

鄭山根:有我們醫院出院的,還有火神山醫院出院的病人,我們聯系他們,他們都非常積極主動,自己打車,因為那時候武漢市是處于封城狀態,他們就自己想盡各種辦法到我們解放軍武漢血站來進行獻血,捐獻血漿,他們也是作為康復的中國公民,有義務有責任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那么正是這種團結一心,眾志成城的力量,才使我們取得了抗擊疫情的重大勝利。

董倩:血漿療法對新冠疫情治療有什么幫助?

鄭山根:那么我們從治療的效果來看,大部分的治療效果是好的,緩解癥狀,且病毒載量24-48小時轉陰了。

連線劉忠:中國醫學科學院輸血研究所副所長、教授

董倩:劉教授好,為什么輸血也要有研究?

劉忠:行,因為輸血,我們都知道血液是生命之源,不管是我們日常的生活還是戰爭狀態,我們都需要有血液的保障。所以從1965年,我們國家就建立了輸血研究所,為廣大人民的健康來做好保障。

董倩:那您平時做的輸血研究有什么好研究的,我們完全不懂,您給我們介紹一下,我們覺得輸血不就是人到了現場,把全血或者成分血帶走就可以了,對你們來說研究的是什么?

劉忠:血液應該說還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學科,輸血醫學這里面也蘊含了非常多的東西,我們也能看到,不管是從歷史上、在血液安全上、在臨床輸血上,我們都面臨著很多的問題,這些問題都需要去解決。從政治層面,我們到底是用無償獻血的模式來解決我們國家的血液安全,還是用經濟利益的驅動來解決安全等等。

那么用什么樣的政策的模式來解決血液安全,這個也是需要研究的一個社會問題。那么從血液本身來說,什么樣的人可以獻血?什么樣的人可以受血?什么樣的人該接受什么樣的血液?這個都是我們需要研究的內容。

我們可能通常都知道我們要重新去做,那么血液的血型有幾百種,那么哪些血型需要相通?哪些血型可以相容?哪些選型可以我們做一些忍讓,這些都是需要我們不斷的去研究和探索的問題。

應該說輸血醫學隨著臨床的需求,隨著社會的發展,我們也在不斷的發展中。輸血醫學在很多專家的努力下,現在已經成為臨床醫學的二級學科了。應該說隨著人民對健康需求的不斷的提高,我們對血液保障的科學問題的要求也在不斷的提高,那么給我們臨床專家以及我們研究者也帶來了更多的需求和期望。所以在這一塊的研究和教學中,我們還是要不斷的去拓展。

董倩:劉教授我很想知道,因為我們現在都是習慣說我們有自己輸血知識的研究,那么如果我們把它放在整個世界的坐標上來看的話,你們可以變成什么樣的人?

劉忠:應該說從輸血研究的大范疇來說,我們國家總體來說起步是比較晚的,但是我們的發展很快,雖然說與全球的整體水平對比我們仍然有差距,但是在某些領域我們的發展還是非常好的,我們有的工作可能是在跟跑,那么也有一些局部的領域我們也是在領跑,包括我們汪德清主任,以及國內的很多的研究所和大型的醫院等,我們在輸血醫學研究這一塊,總體來說發展都是非常迅速的。

特別是近年來,隨著輸血二級學科的建設,輸血醫學也得到了非常好的發展。 這兩年來各地都有一些重要的輸血醫學成果在不斷的展現出來。

董倩:因為我看到您在一個著名的醫學期刊雜志《JAMA》(美國醫學會主辦),發表了一篇跟疫情相關的論文,什么內容跟我們今天的活動有關嗎?

劉忠:謝謝。我們近期剛剛發表了一篇關于新冠疫情輸血防控的一篇文章。大家都知道,在傳染病流行的過程中,最早應該說在1888年,我們就有一個叫恢復期血漿的輸血治療的方法,那么早期主要是用于應用于白喉,后來包括很多的病病原體都有非常好的效果。

那么恢復期血漿輸血療法嚴格的說它是一種被動的免疫治療,就是一個感染過這個病原體的患者在他恢復期內,他體內會產生一些抗體,那么這些抗體如果我們取出來的話,輸給一個正在感染的病人,有可能對這個病人具有非常好的治療效果。那么后來由于疫苗技術以及抗病毒藥物,或者說抗病原體藥物的興起,那么這方面的療法慢慢地進入了低谷,但是疫苗和抗病毒藥物它有一個致命的問題就是:它的研發周期非常長,那么對于突發、新發的病原體預期,它往往起不到非常好的效果。

因此在1817年按西班牙流感過程中,恢復期血漿又重新被我們醫學界和科學界把它應用于新發病原體的一個預見的控制中。那么在1817年的西班牙流感過程中,它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隨后在埃博拉、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包括流感發生的過程中,陸續有人在這方面進行了一些研究,那么這些研究有的研究成果非常好,有的研究成果又并不是很完善。

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我們這一次在武漢做了一個非常詳細的研究,那么前不久被《JAMA》所接受并且得到發表.

董倩:好的,謝謝劉教授,非常感謝您給我們介紹這篇文章,既然您說到了武漢,我們接下來就連線武漢市血液中心的王嵐主任。

連線王嵐:武漢市血液中心主任

董倩:王主任您好,我在武漢(抗疫采訪)的時候是去到您的血液中心,我不僅采訪到了一些血漿的捐獻者,而且也采訪到了非常時期下能夠堅持去獻血的武漢市民,他們做的那些事情讓人很感動。 謝謝您,謝謝武漢人民。

接下來關注我今天給你的問題。第一個,武漢市疫情發生后,對于獻血量來說有一個斷崖式的下降,就幾乎沒有什么人出去獻血了,那么到現在為止你們恢復的怎么樣?

另外一個問題(關于)血漿。剛才劉教授也說到了血漿療法,這一次你們又收集了多少血漿?

王嵐:首先非常感謝疫情期間董老師多次到我們的血液中心看望我們的獻血者,也非常感謝全國上下對武漢市的支持和幫助,剛才您提到的關于新冠肺炎康復者恢復期血漿的捐獻,那么截止到目前為止,武漢地區一共采集了1300多位恢復期捐獻血漿的人員,采集血漿是38萬多毫升。

董倩:其實我們還是要感謝武漢市,因為我剛剛采訪了邱海波,他說很多武漢市搜集起來的這些康復患者的血漿是又被調集到了東北地區,去支援那里的治療?總共支援了多少?

王嵐:目前來說我們給吉林、內蒙和其他的省市有需求的醫療機構外送的這個血漿大概達到了4-5萬毫升左右。

董倩:對你們來說這是什么樣的一個數字?

王嵐:對于我們來說目前能夠盡量滿足危重患者搶救的情況下,我們還在不斷的宣傳和招募有合適適應癥的這個恢復期患者,能夠捐獻的情況下,盡力滿足我們臨床的重癥患者的救治需求,我們目前還在繼續這項工作。

董倩:王主任,對于這些康復期患者的血漿有多珍貴?

王嵐:應該來說,在進入臨床治療的觀察之后,專家對他做出了一個有效的評估,那么對于我們血液中心來說,我們就在我們的康復期患者在適應的條件下,不斷的宣傳和救治恢復期患者。那么能夠接受到血漿的適應癥的患者來說,對于他們來說是非常珍貴的、有效的醫療手段和醫療資源和血液資源。

董倩:謝謝王主任給我們介紹了這些重要的數字,收集了38萬毫升的血漿,然后又去外運支持了吉林4、5萬毫升,這都是非常珍貴的資源,非常感謝武漢市做出的這樣巨大的貢獻。

我們接下來再連線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

連線-張文宏: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

董倩:您作為感染科的醫生,平時和輸血打交道嗎?

張文宏:輸血是很多的,因為我們有感染的重癥病房,我們很多重癥病人很多在治療當中都會與輸注血液制品有關系,我們有血漿的輸注來補充他的白蛋白,對新的病毒感染我們會輸注血漿讓他獲得一些免疫球蛋白,這次新冠也采取了相應的治療。

董倩:我聽的不是很清楚,有點噪雜,張主任稍等一下,我們調整一下。

您給我們介紹一下康復者恢復期血漿治療關注的問題。

張文宏:第一個方面,康復者恢復期的一個血漿里面,它有一些特殊的抗體,我們稱之為針對病毒的特異性抗體。所以在這次新冠疫情來臨之前,在歷史上就有多次用康復者的一個血清來治療特殊的傳染病,所以我們所熟知的,像這些流感,還有SARS都曾經嘗試過用康復者的一個恢復期血漿來進行治療,一般情況下面是對于沒有疫苗的疾病用的比較多,所以SARS那一段時間用的比較多。這一次在新冠里面因為到目前為止疫苗沒有出來,特殊的,有效的抗病毒藥物還沒有出現,所以現在的康復者的血漿這次也得到了一些嘗試,但是還需要更多的病例我們來證實這一點,但是總結出來說:這是一種,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種補充的治療。

董倩:好,張主任。那說完了血液問題,我想有更緊迫的問題給您,因為這兩天的新聞,北京不斷呈現出來有新增的新冠病例,那么多個批發市場也暫停營業,您怎么看目前狀態下的北京的防控局面,我們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去應對現在的這種情況?

張文宏:我已經看到新聞,也仔細的看到北京的疾控他們所做的病例追蹤的所有的工作,我認為做得非常到位的。事實上對于這種散發的病例出來,我們其實只要按照我們原來的預定好的這些方案,進行有效的病人追蹤、密切接觸者的檢測,然后主動的篩查,我們幾個方面在一起,事實上對于這樣一個散發的病例的出現,我們是可以控制的。就像我們第一次的疫情來臨之前,每個城市都有幾百例的病人是輸入性的,都能夠控制好,所以這個時候一些散發的病例,我在幾個月之前就講,大家事實上對于一個出現的散發性病例呢,我們應該有所接受。

我們現在中國,事實上不是一個無病例的狀態,而是一個接近零病例的狀態。

所以我是覺得,我們如果用非常強大的公共衛生的體系來維持這種接近零病例的狀態的話,我們是可以讓我們的生活、讓我們工作盡快的回到正常的一個方面,所以這次北京的疫情出來,我是覺得也是非常好的,對我們的一個公共的衛生體系再次一個考驗,也就是說我們能不能應付這種散發的病例。

我相信中國疾控,北京疾控在這方面的能力是非常強的,他們是有能力應對這些散發的這些病例的,所以我們期望著盡快的再回到一個非常低的發病的一個水平,也就是說接近零病例不等于無病例,這是我的一個看法,好嗎?。

董倩:張主任,我剛才注意到您說我們要接受現狀,是什么意思?

張文宏:接受就是,我們的現狀就是我們中國在未來還會面臨非常大的輸入性的壓力,所以有時候一例、兩例的或者甚至于10例以下的散發病例,這種我們稱之為接近零病例的一個狀態,但是不等同于無病例,所以這個就是我們的一個現實。

在全世界的疫情還在向前蔓延的時候,我們這種接近零并列的狀態已經是一個非常好的狀態,這種狀態下面我們應該開始一些接近于新常態的一個工作和生活。這個就是我們現在的現狀,我們的現狀是接近零病例,但是不等于無病例。

董倩:明白。張主任,隨著北京新增的這幾例病例,應當說北京的防控級別雖然說官方還沒有正式的提高,但是我們生活在小區里面的人已經明顯感覺到,本來剛剛開始進出不用測體溫了,不用出示你的進門卡了,但是比如說今天我來參加這個活動,又被仔細的檢查,仔細的盤問,您認為現在這樣的一個全民的這種警惕心的提高是否必要?

張文宏:那么這種,我相信隨著北京的這次散發病例的進一步的流行病學的調查,關于他市場的一個調查結束以后,大家這種態勢會有所改變,現在是因為對這幾例病例的一個流行病學來源不清楚,所以他采取的這種暫時性的、加強它的一個防控的態勢,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隨著流行病學調查的清楚,隨著主動篩查結果的出來,包括對市場的進一步的,有沒有中間的一些攜帶病毒的一些動植物的存在,我們這些結果出來以后,我相信這種態勢它會下降的?,F在的市民來講,我認為不需要過度恐慌,只要戴口罩、勤洗手,我就覺得能夠完全的抵制這幾個散發病例,這個時候的過度恐慌事實上是沒有價值的,因為不單單是中國,整個東亞地區將來的事情都是一個接近零病例的指標,所以關于出現散發的病例,我們自己就沒法過了,我覺得這種生活我個人覺得會是一個新常態,所以我也期待北京的一個中國疾控和北京市疾控的進一步檢測結果的出來,那么這種態勢會根據檢測的結果進行調整。所以目前的這些加強態勢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也應該是一個暫時的。

董倩:我完全同意您的說法,因為我正要問您這個問題,就是我們作為普通人,包括汪主任在內,我們應當用一個什么樣的心態去面對?比如:我們昨天新增1個,今天新增2個,后天又新增6個,那么這種我們作為普通人的心態,要不要隨著這個數字的攀升而心情起伏?

張文宏:我覺得北京幾千萬的人口,你也就幾個病例,我覺得采取常規的、常態的一個防控,就是在密集的時候戴口罩,回去勤洗手,我覺得有什么關系呢?

所以我覺得,將來在整體上全世界都會采取(這樣的方法),特別是東亞地區,現在歐美還不好講。中亞地區將來的態勢是普遍都會采取這種就是非常低的、散發的、但是對整個的國家沒有影響的方式。像北京幾千萬的人口就幾例,而且我相信這幾例流行病史弄清楚以后,我們在那個基礎上再做判斷,就會更加的清晰。

對于整個市民來講,幾千萬的人口出現比例,你可能認為那是不是還有沒有檢查到的已經感染的呢?那根據他們的流行病學的調查,主動篩查,這個很快也會知道。

但是整體上來講,我認為關于幾千萬的人口里面出現幾例來講,這是一個常態,我們應該繼續維持我們的一個新常態的生活,所以我認為不需要有過分的恐慌。

董倩:張主任您看我的理解對不對?如果說我們期望所有的都是0,這就相當于我們生活在一個真空的狀態,這是不現實的。這可能就是我們生活的一個常態,可以這么理解嗎?

張文宏:所以在幾次在國際的交流里面,我都告訴國際的專家,給出一個名詞,我們中國是near zero,我從來不說zero case,我說我們是接近零病例,我從來不提零病例。

我最近跟國際上有過幾十場的學術交流,我認為中國的解釋是near zero,就是我們是接近零病例,我們如果一直認為我們是真空,這怎么可能呢?世界是溝通的,我們既然是共同體,我們就不是真空,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接受接近零病例這個目標,不讓疫情擴散,讓疫情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標簽閱讀: 世界獻血者日 獻血 獻血日

分享到:

相關閱讀

國際獻血日你獻血了嗎  獻血的好處有哪些
國際獻血日你獻血了嗎 獻血的好處有哪些
說到獻血,不少人都覺得很恐怖,那是大家對這件事有不了解之處,其實它的好處有很多。2017年6月14日是一年一度的國際獻血日,各地都能看到不少獻血者的身影。有不少人對于獻血并不了解 [詳細]
2017-06-15 10:35:58
世界獻血日獻血前飲食應注意
世界獻血日獻血前飲食應注意
無償獻血是保障醫療安全用血的必要渠道。以人道主義無私奉獻非經濟報酬為目的的無償獻血,從根本上清除了有償供血帶來的各種弊病,并有效的保證血液質量。一個健康人每次輸血不超過400毫升是 [詳細]
2016-06-29 18:07:25
五旬老翁多年獻血救人今日患病無錢自救
五旬老翁多年獻血救人今日患病無錢自救
全叔無償獻血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如今我們能否幫助他重拾健康?55歲的全叔手拿兩個無償獻血榮譽獎牌全叔,一個普通的河南人。從2005年開始到現在,在廣州血液中心總共獻了血小板成分血3 [詳細]
2016-02-25 17:13:21
世界獻血日呼喚“英雄”制度欠透明影響積極性
世界獻血日呼喚“英雄”制度欠透明影響積極性
6月14日是第9個世界獻血者日,今年的主題是“每個獻血者都是英雄”。在全國多地出現“血荒”之時,人們呼喚“英雄” [詳細]
2015-12-11 17:27:44
廣州從7月1日起獻血年齡由55周歲延至60周歲
廣州從7月1日起獻血年齡由55周歲延至60周歲
6月20日,記者從廣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證實,7月1日起,既往無獻血反應、符合健康檢查要求的多次獻血者主動要求再次獻血的,年齡可延長至60周歲,此前,參與獻血者年齡上限為55周歲 [詳細]
2015-12-11 17:27:43
即日起在廣州城區獻血者可上網自查血液去處
即日起在廣州城區獻血者可上網自查血液去處
筆者25日從廣州市血液中心了解到,廣州市城區無償獻出合格的血液者,在血液保存期內可通過上網可查自己獻出血液的去處 [詳細]
2015-12-11 17:26:56
昆明社會日獻血量達到歷史最高
昆明社會日獻血量達到歷史最高
昆明"3?01"嚴重暴力恐怖事件發生后,社會各界積極為傷者無償獻血.據統計,2日獻血量達到云南昆明血液中心歷史最高,為日均采量十倍,超過70萬毫升,目前血液庫存 [詳細]
2015-12-11 17:26:31
9月1日起無償獻血者省內異地用血可先行報銷
9月1日起無償獻血者省內異地用血可先行報銷
衛生部近日下發通知,要求全面推進省內異地用血報銷,各省(區、市)應于今年9月1日起,開展無償獻血相關人省內異地用血報銷工作;無償獻血相關人在省內異地用血時,其費用由用血地先行報銷 [詳細]
2015-12-11 17:22:20
關注世界獻血日:首個愛心獻血屋亮相上海街頭
關注世界獻血日:首個愛心獻血屋亮相上海街頭
bsp;弧線形的屋頂,紅色的鋼架,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正對大門的白色墻壁上醒目地寫著幾個鮮紅的大字——“奉獻、安全、健康”。13日上午,首個愛心獻血屋在上海市閔行區七寶鎮舉行揭牌儀式 [詳細]
2015-11-20 14:02:06
昆明社會日獻血量達歷史最高 血庫存量充足
昆明社會日獻血量達歷史最高 血庫存量充足
  久久健康網編者按:昆明“3·01”嚴重暴力恐怖事件發生后,社會各界積極為傷者無償獻血。據統計,2日獻血量達到云南昆明血液中心歷史最高,為日均采量十倍,超過70萬毫升,目前血液庫 [詳細]
2014-03-04 09:17:49
大发排列3怎么玩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中 北京体彩快中彩号码统计器 德甲哪些球队得过欧冠 南京麻将50群加微信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横店东磁股票分析 网上棋牌网站吸金 北京pk赛车技巧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网赚项目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