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久久首頁> 新聞> 藥品之窗 >概況

“JB蛋白”是什么“神藥”?

發布時間: 2020-06-11 13:19:10      來源:網絡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在手機上繼續觀看

什么是自體免疫性肝炎
手機查看

我以前科普過,宮頸癌基本上都是由人乳頭狀瘤病毒(HPV)導致的,可以通過接種HPV疫苗預防。如果已經被HPV感染了,就沒有清除HPV的辦法,只能等人體免疫系統自己將其清除

 “JB蛋白”是什么“神藥”?(方舟子)

我以前科普過,宮頸癌基本上都是由人乳頭狀瘤病毒(HPV)導致的,可以通過接種HPV疫苗預防。如果已經被HPV感染了,就沒有清除HPV的辦法,只能等人體免疫系統自己將其清除。在所有的HPV感染中,大約90%會在兩年內痊愈,所有的病毒都會被清除干凈,但是有10%的HPV感染,HPV的基因會結合進細胞的基因組,成為細胞的一部分,這時候就沒法被免疫系統清除,也沒有藥物能夠清除,只能是定期做宮頸癌篩查,即時發現癌變加以治療。

有國內醫生向我反映,我才知道我真是“孤陋寡聞”,國內早就有了能夠清除HPV的神藥,“這個東西現在非?;?,火到什么程度?醫院的醫生只要發現HPV陽性就開,一次治療費用幾萬,效果卻并非宣揚的那樣好。北京協和郎景和院士和301醫院孟元光為該產品站臺,又加上姜世勃姜千人,這個公司靠這個要上市。協和每個月開3000多支,百萬的銷量。”不禁引起我的興趣,這是什么神藥,居然號稱能夠清除HPV,而且還有大名鼎鼎的協和醫院和301醫院的大名鼎鼎的婦產科權威為其站臺,讓患者不信都不行。

這種神藥叫做“抗HPV生物蛋白敷料”,300多元一支,一個療程90-100支。類似的還有“抗HPV生物蛋白隱形膜”,成分基本一樣,只是劑型不同。它們都是山西錦波生物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銷售的,主要成分都是JB蛋白——這是他們自己命名的一種蛋白質,JB就是其公司名稱“錦波”或其商標“金波”的縮寫。那么JB蛋白是什么東西呢?該公司的宣傳材料是這么介紹的:

“國際知名抗病毒藥物研究專家,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復旦大學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長姜世勃教授,將FDA批準上市的恩夫韋肽(世界上第一個抗HIV進入抑制劑)高效控制HIV感染機體細胞的成功經驗應用于病毒感染而研發成功新型的功能性生物蛋白-JB蛋白(即抗HPV生物蛋白敷料中獨家專利抗病毒成分)。JB蛋白從研發到臨床實際應用歷經20多年的時間。研究證實,在實驗室條件下,JB蛋白能100%滅活HPV病毒,通過阻斷HPV與基底細胞的結合。JB蛋白表面帶有大量的負電荷,利用正負電荷相互結合的原理,與HPV衣殼蛋白表面(L1和L2區域)的正電荷區域結合,阻斷HPV與宿主細胞的結合,從而阻止HPV感染宿主細胞,打破HPV的持續性感染,預防宮頸癌。”

發現JB蛋白的“國際知名抗病毒藥物研究專家”姜世勃是何許人也?宣傳材料是這么介紹的:

“姜世勃教授畢業于第一和第四軍醫大學并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1987年在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進修學習和博士后訓練,1990年進入紐約血液中心Lindsley F. Kimball研究所先后擔任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和研究室主任。曾是武漢大學、復旦大學、廣州第一軍醫大學、西安第四軍醫大學、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客座教授, 中國科學院的海外評審專家、清華大學的高級訪問學者、上海計劃生育研究所的特聘顧問、南方醫科大學抗病毒中心榮譽主任和特聘教授。2010年10月姜世勃教授入選國家“千人計劃”回國擔任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醫學分子病毒學教育部/衛生部重點實驗室教授、病毒免疫課題組組長、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長。姜世勃教授從事抗病毒藥物及疫苗研究多年,是國際上最早參與研發抗HIV的殺微生物劑的研究人員之一。他是抗HIV多肽藥物恩夫韋肽(Enfuvirtide)原型的發現者,該發現開辟了一個研發抗病毒多肽藥物及病毒融合抑制劑的全新領域。”

姜世勃目前仍是紐約血液中心Lindsley F. Kimball研究所研究員,并沒有全職回國。在上世紀90年代,有很多人研究過HIV融合抑制劑,姜世勃在1993年在A. Robert Neurath手下干活時也發表過一篇相關論文(文獻1)。這些研究除了恩夫韋肽都沒有成為上市藥物。但恩夫韋肽是由杜克大學研究人員創建的公司Trimeris在1996年發現的,1999年該公司和羅氏合作一起研發,2003年獲FDA批準上市,整個研發過程和姜世勃沒有任何關系。這個研發經驗也沒法應用于JB蛋白:恩夫韋肽是注射用藥,JB蛋白是外敷;恩夫韋肽的藥理是通過結構模擬與HIV轉膜蛋白gp41結合抑制HIV進入細胞,而JB蛋白號稱是通過正負電荷相互結合阻斷HPV與宿主細胞的結合。之所以要把完全無關的恩夫韋肽拉扯過來,無非是因為這個抗病毒藥很出名而且被FDA批準上市了,讓人誤以為什么JB蛋白也和它一樣風光。

宣傳材料說了一大堆,還是沒說JB蛋白究竟是什么東西。但是里面說它是“獨家專利抗病毒成分”,于是我去搜它的專利。搜到了錦波公司申請的專利《一種預防和控制人乳頭瘤病毒感染的生物蛋白敷料及隱形膜》,里面提到其產品成分為:

“生物蛋白敷料,包括以下質量濃度的各組分:JB蛋白0.05~1‰,卡波姆1~3%,綠茶提取物0.5~2%,甘油1~5%,三氯生0.1~0.3%,水為余量。生物蛋白隱形膜,包括以下質量濃度的各組分:JB蛋白0.05~1‰,卡波姆0.05~1%,綠茶提取物0.5~2%,甘油1~5%,尼泊金酯0.11~0.25%,苯氧乙醇0.1~2%,水為余量。”

這些成分里,有可能抗病毒的成分只有JB蛋白。但是對JB蛋白究竟是什么,該專利也沒有明說:

“上述成分中,JB蛋白源于食用牛奶蛋白,關于JB蛋白的制備方法,本專利發明人已申請國家發明專利,名稱:一種預防和控制人乳頭瘤病毒感染的生物制劑的制備方法,申請號:201210066696. 9。JB蛋白最早由國際著名病毒學家紐約血液中心病毒免疫室主任美籍華人姜世勃教授所發明,相關科研成果報道在國際頂級醫藥學雜志《Nature Medicine》(Nature Med. 2, 230-4)上,姜世勃教授在國際上發現了第一個抗艾滋病病毒的C-多肽-SJ-2176,并開發成抗HIV藥物——恩夫韋肽(Enfuvirtide,T-20)。2003年被美國FDA批準上市成為全球第一個多肽類HIV進入/融合抑制劑(病毒進入/融合抑制劑就是作用在病毒入侵靶細胞的第一階段,阻斷了病毒對細胞的感染,從而達到預防和控制病毒的效果)。JB蛋白則是建立在姜世勃教授多年研究的基礎上,是將預防及控制艾滋病病毒的成功經驗運用到了對HPV的預防和控制上,并利用先進的HPV感染模型,檢測JB蛋白對HPV6、16、18亞型的抑制活性,證實了該蛋白對HPV的感染具有顯著的抑制活性,且蛋白表面的負電荷數越多,其抑制HPV活性也相應地增高。”

這個專利說明把姜世勃的頭銜從“國際知名抗病毒藥物研究專家”升級為“國際著名病毒學家”,而且干脆說恩夫韋肽就是他研發的,也不怕恩夫韋肽的真正研發者找他算賬?不過這個說明提到了一個重要信息:“JB蛋白源于食用牛奶蛋白”,牛奶蛋白是怎么變成了神奇的JB蛋白的呢,說是姜世勃已申請了專利《一種預防和控制人乳頭瘤病毒感染的生物制劑的制備方法》,于是我再把該專利找出來,發現上述關于姜世勃的不實介紹幾乎一模一樣出現在該專利里,看來是姜本人自己寫的。該專利對JB蛋白是什么東西,倒是介紹得很清楚:

“本發明公開了一種預防和控制人乳頭瘤病毒感染的生物制劑的制備方法。包括以下步驟:將3-羥基-鄰苯二甲酸酐HP溶于二甲基亞颯DMSO中,得到飽和的HP溶液;將β-乳球蛋白β-LG溶于pH8.5,0.1M磷酸鈉溶液中,得到蛋白終濃度為20mg/mL的蛋白溶液;再將上述HP溶液分為五等份,每12min加入蛋白溶液中,震蕩混勻,1MNaOH調節pH為8.5,酸酐在反應體系中的終濃度為60mM,在溫度為25℃的條件下,放置l小時,pH7.4 PBS透析,再用0.45uM微孔濾膜過濾除菌,4℃保存,即得成品。本發明藥物具有阻斷HPV病毒入侵細胞、阻止病毒擴大感染、安全、穩定、成本低等優點。”

其實就是把牛奶里的β-乳球蛋白提取、純化出來之后,做了簡單的酸酐化處理,就成了神奇無比的JB蛋白了。姜世勃的確是這種“神奇蛋白”的研發者之一,在其宣傳材料中反復提到他在《自然·醫學》上發表過相關論文的,還附上一張論文插圖為證。其實姜世勃只是那篇論文的第二作者,是他1996年在Neurath實驗室工作時發的(文獻2)。但這篇論文研究的是用酸酐化β-乳球蛋白抑制艾滋病毒(HIV)感染,跟HPV沒有關系。差不多同時(1995年),他們把這項研究的內容申請了美國專利(β-Lactoglobulin modified with aromatic anhydride compound for preventing HIV infection),姜世勃是三個專利發明人之一(Alexander Robert Neurath, Asim Kumar Debnath, Shibo Jiang)。這項專利的主要內容是,把β-乳球蛋白做酸酐化處理,制成凝膠之類的劑型,發生性行為之前抹在陰道或肛門上(或者在HIV陽性的母親生產時抹在陰道上),就可以阻隔HIV進入細胞當中,從而起到防止HIV感染的作用。

這么神奇的作用是怎么做到的呢?按他們的說法,是因為β-乳球蛋白做酸酐化處理后,蛋白表面上帶有大量的負電荷,和HIV結合蛋白的正電荷區域結合,就讓HIV結合蛋白起不了作用了。如果這個機理能夠成立的話,那么這種阻隔作用就不是特異性的:

一、任何蛋白質只要帶上了負電荷,就能夠起到阻斷病毒與細胞結合的作用,不限于β-乳球蛋白。的確,其英文專利里提到了用別的蛋白質,比如血清蛋白、大豆蛋白,做酸酐化處理后都能起到抑制HIV病毒的作用。為什么選用了β-乳球蛋白呢,因為它是乳清蛋白里含量最高的蛋白質,而乳清是做奶酪的下腳料,便宜。所以不是因為β-乳球蛋白有多神奇,而是因為它便宜,發明者想要給HIV的預防找到一種既簡單又便宜的方法,為人類對抗艾滋病的事業做貢獻。然而便宜的β-乳球蛋白在中國改叫“JB蛋白”后就身價百倍了。一支“抗HPV生物蛋白敷料”含有敷料3克,按其專利說明,含有JB蛋白0.05~1‰,也就是0.15~3毫克,成本最多幾元錢,然而卻賣300多元一支,名副其實的身價百倍。

二、任何病毒外殼上與進入細胞有關的蛋白如果有正電荷區,就能被“JB蛋白”阻隔,不僅限于HIV,所以姜世勃在中國主要推銷的是針對HPV,當然也不忘推銷針對HIV(姜世勃還搞了一種“雙抗生物蛋白潤滑劑”號稱就是用于預防和降低HIV傳播的)。其實還有很多其他病毒都能成為其預防目標,例如,是不是也能用來預防最近很讓人頭疼的流感病毒感染?

隨便拿一種蛋白質簡單處理一下,就能預防各種病毒的感染,還對人體沒有任何副作用,這是多么偉大的成就,諾貝爾醫學獎指日可待。然而自從姜世勃等人于1995年在美國申請專利以來,20多年過去了,專利也過期了,怎么到現在在美國市場上還見不到如此奇妙的預防病毒感染的神器?因為那只是一套美妙的設想,并沒有證明其有效性和可行性。他們只是在1995年做過很初步的體外實驗,此后就沒有進一步的研究。有初步的實驗結果和美妙的設想,申請專利可以,想要被FDA批準上市則是妄想。

但是那是在美國。中國自有特別國情,即使只有美妙的設想,也不妨礙被批準上市銷售。所以姜世勃就把β-乳球蛋白改叫顯得很神秘莫測的JB蛋白賣到中國來了,雖然拿的是“晉食藥監械(準)”字號,也就是說不過是省藥監局批準的醫療器械(不是藥物),但是仍然可以作為藥物推銷到全國,更不妨礙被收買的院士、專家為其站臺。預防HPV感染現在有了疫苗了,沒法競爭,那就改用于清除感染的HPV。這一改問題就更大了。在性接觸部位抹上敷料,如果說能夠預防HPV感染,雖然沒有得到臨床試驗的證實,理論上勉勉強強糊弄得過去,還可以說是美妙的設想;但是改說這樣就能清除已感染的HPV,則純屬欺騙。難道敷料里的β-乳球蛋白神奇到還能夠鉆進細胞里把潛伏在那里的HPV清除掉?那樣的話,姜世勃還能再得一個諾貝爾醫學獎。在他獲得諾貝爾獎之前,我們只能說:這完完全全是騙人的,哪怕找再多的院士、專家站臺也沒用。如果有人用了這種敷料后發現HPV沒了,那也和它沒有任何關系,我前面說了,HPV感染90%都能被人體免疫系統自己清除掉,剩下的10%終身攜帶,永遠清除不掉。但是有那能夠自愈的90%墊底,騙局不容易被戳穿,何況普通患者哪搞得明白JB蛋白是什么玩意兒?

文獻:

1. Shibo Jiang, Kang Lin, Nathan Strick & A. Robert Neurath. HIV-1 inhibition by a peptide.Nature volume 365, page 113 (1993)

2. A. Robert Neurath, Shibo Jiang, Nathan Strick, Kang Lin, Yun-Yao Li & Asim K. Debnath. Bovine β–lactoglobulin modified by 3–hydroxyphthalic anhydride blocks the CD4 cell receptor for HIV. Nature Medicine volume 2, pages 230–234 (1996)

附:為JB蛋白站臺的專家:

301醫院婦產科主任孟元光、南方醫科大學藥學院院長劉叔文、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宮頸診療中心主任隋龍、北京協和婦產科副主任向陽、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朱赟、重慶婦科主委/重慶醫大胡麗娜、黑龍江婦科主委/哈醫大譚文華、吉林婦科主委/吉林大學崔滿華、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陸路。

標簽閱讀: JB蛋白 宮頸癌 HPV疫苗

分享到:

相關閱讀

大发排列3怎么玩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最牛 成都配资炒股骗局 双面盘彩票台猜大小 四肖期期谁三肖必中特 股票是怎么样玩的 北京pc蛋蛋平台app 今日股市暴跌四大原因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 江苏七位数怎么玩 600461洪城水业